某厂国际惯例帖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u/1034972147
邮箱:f234f234@gmail.com
QQ:416611204
豆瓣ID:f234f234

 

1,梦想飞奔在原野

在2013年春节前的两个周里面,连续生了两次病,一次是在月末周六,一次是在春节前上班的最后一天,都不是什么大病,休息一两天就基本康复了,但是都发了挺高的烧。

大家想必都有发烧的经历,浑身疼痛,脑子里面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怎么也无法入睡,第一次生病的时候,我脑子里面想的一直是一个虚拟的工作问题,怎么都解决不了,直到大概出了一身汗之后,终于给抽丝剥茧解决了,第二次的时候,我想的问题是,我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到底是图个什么呢?,这个问题直到烧退了之后也没有想明白,那天是春节前上班的最后一天,晚上打起精神去坐火车,然后坐了14个小时的硬座回家。

俳句是日本的一种文体,同唐诗一样,按照一些音律上的规则去用简洁的词句描述悠远的意境,松尾芭蕉是日本历史上一位著名的俳句作家,当然,也有人考证他同时也是一位忍者(为什么我想到了李白的十步杀一人),但同时,他还是一位户外运动爱好者,他在一生中进行了多次长距离的户外穿越活动,最著名的一些作品也诞生于这些活动中。

据称,松尾芭蕉是病死的,他最后的一篇俳句作品是这样的,“旅に病で梦は枯野をかけ廻る”,大意是“旅途罹病,梦想飞奔在原野”。

这句话在我第二次生病之后一直在我脑子里面回荡,我回想了我自己曾经似乎也有很多想做的事情,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主要原因有二,自己做这些事情的愿望不是特别强烈,以及在我司可支配的业余时间实在太少),很多有趣的事情都被放弃了,想做的事情越多,这种沮丧感就越强烈,当这种感觉突破某个门限之后,我对我自己说,我不想干了,真不想干了。

某厂国际惯例帖

时针已经转过12,截止日已经开始了。研发小硕,毕业进厂。三年离场,算是圆满。以前看大家很长的惯例贴,总觉得矫情。轮到自己居然还是没能免俗。虽说不认同我厂的诸多做法,但毕竟待了这么久。随便废话几句吧。不过先预个警,本篇充满负能量,不喜请绕道。

 

关于职业生涯,我一直认为,最好的职业生涯,应该是毕业后先进外企,接受正规的职业培训和技能培训。当薪水和职级到一定级别晋升困难的时候,可以跳回私企,利用自己在外企的优势为自己争取更高的待遇和更高级别的工作内容。最后,当你干累了,钱也赚得差不多后,可以有三种选择,进国企当大拿干到退休养老;自己创业;进事业单位利用自己在企业摸爬滚打的优势更好的在政府工作中发挥作用。然而我第一步就走错了,由于种种原因进了自己不想进的华为。其实我是个要求很低的人,只要你对我好点,把我当个人看,我就会努力工作。然而事实证明我要求还是太高了。公司把员工视为可丢弃可再生资产。于是华为的员工和工地上给人干活儿的搬砖苦力没有区别。今天你不干了明天会有人接替你继续干。公司的人力政策是不招最好的,只招过得去的。最好是家里是农村的能吃苦的没怨言的只知道埋头干活儿的。你要是一个城市孩子成绩特别优秀公司还可能认为你over-qualified不要你。我承认从资本角度来看这种人力政策是成功的。花了雇佣一个优秀人才的钱雇佣了3个平庸人才,让这三个庸才拼命加班干活,他们的产出一定会高于那一个优秀的人才。这也是华为能一直屹立不倒的原因。但从人力市场来看,公司的名声必然会越来越臭。你再想招到优秀人才恐怕会更加困难。这就像一个小混混长年不务正业惊扰四邻,有天突然一夜暴富想进入上流社会社交圈的时候发现别人都不带他玩儿是一个道理。有人说只要有钱就能招到人,肯定有人爱钱。你想想,一个曾经是名声在外的小混混的暴发户拿钱招揽人跟他,来的又会是些什么人呢?